书中对塔西佗有所提及,遂了解一下,并看到这其著作《演说家对话录》(Dialogus de Oratoribus)中的观点:他认为,在罗马共和时期,贵族们可以自由地发表自己的各种政见,所以那时候讲究雄辩术、散文的风格也因此而显得明朗和豪放。帝制建立以后,由于专制压迫日烈、文网日密、言论受到钳制,于是雄辩术和散文便日趋衰落,代之而起的则是诡辩和阿谀奉承。

当今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